@阮一:大概在很久前,我是做过一段时间打工人偶的,虽然不是 Disney 人偶,是一个很知名食品的拟人形象,工作就是摇来摇去和客人互动卖萌,报酬是一天 120 块。

那时我大学已经毕业(三年)了,刚到上海不久,一个月工资只有七千块左右,所以我每周末都要去做这个兼职,这样一个月下来可以多赚一千。

能找到这个工作其实算是比较幸运的,套人偶别看没什么技术含量,但要求也有,首先你不能个子太高大,因为人偶是固定做好的,同时不能没有力气,因为在里面扛钢架子和舞狮差不多,很累的,几分钟就满头汗,算是为我量身定做。

这绝对是辛苦钱,外面的形象做一个小幅度动作,比如抬手,你人在里面至少得把胳膊举起来的力度才行。所以不管玩偶动作看着多么憨态可掬,里面的人永远都是一副要死的表情,更别提夏天会中暑这些事。

一天 120,当然是一个性价比不太高的工作,但穷人实在太多了,所以我做了半个月,工头就打算辞退我。因为我只能做周末,工作日要上班,人家大概觉得有点麻烦,而且愿意 100 做的人也很多。

在连续几次周末没有接到工作之后,我很忧虑,用现在的网络用语来说,我决定卷起来,所以我扮演的那个人偶,开始频繁在客人面前摔倒,在雨天泥地里打滚,在门口跳极乐净土,把客人逗得哈哈大笑。

因为太卖力了,客户非常满意我这个 “内胆”,指定每周都要我去,只有我愿意在泥地里打滚,所以那段时间我成功保住了我的工作,但我也知道,别的人偶恨死我了。

我当然能理解,因为一旦我开始在地上打滚了,他们没办法不滚。所以有一个人当着我的面骂我:“为一百块钱这么卖力,给你爹买棺材么?”

我没理他,第二天他就不干了。

虽然没有像川沙狐狸一样大红,但那段时间客人们也都知道,周末的那个人偶不一样,会打滚。

我做了大概半年,后来我找到了一天五百的兼职,这份工作我就不做了。换句话说,我去别的地方,卷另外一批人去了。

我不做的一个月后,工头有一天发消息给我,求求我再去,说:“大家觉得人偶不好玩了,人气暴跌,客户很不满意。” 我笑笑说:“六百。” 他回了我一个尴尬的表情?。

我说:“价开高点,总是有人愿意打滚的。”

他说:“主要是你会玩儿,别的人笨笨的。”

我想说,没有人真的笨,只是没几个人会为了一百块出卖尊严,但我没说出口,我就嘿嘿嘿结束了对话。

被兼职的客户怀念,我不得不说,心里有点小开心,看来身为皮偶的我,比作为真人的我,要受欢迎很多。但我也有些困惑,客人们喜爱的是那个皮偶,还是皮偶里的我。
如果受人喜爱的是我,为什么现实中我不仅不被喜爱,还要因为内卷被同事唾骂。
如果受人喜爱的是皮偶,那为什么离开了愿意在雨天的泥地里打滚的我的皮偶,没有人再喜欢了。
这些 “灵与肉” 的哲思,我自然不会去和工头讨论,我想我应该要好好的想一辈子。

我从来没有去过 Disney 乐园,现在的客户也送过我不少票,我都没有兴趣,不是转卖就是送人。我也不知道那些人偶到底哪里惹人喜欢,我看了觉得苦,当然我不反对别人喜欢,也许以后我也会去,但说到底,这种乐趣本身就不是我这样摸爬滚打的底层人能理解的世界。

一些看法看过一遍,我更想问:“人们是更喜欢那层皮,还是更爱里面的人?那层皮所有惹人喜爱的动作都是由里面那个丑陋的人表演出来的,真的能分得那么清楚吗?”

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答案,反正愿意去想,一定比不愿意去想要好一些。

@阮一: 看到有人在转发里骂我,稍微心平气和解释一下。1、“量身定做” 指的是这份工作很适合当时的我,不是说玩偶为我量身定做的意思,这是不可能的,希望学好语文。2、当年的玩偶很廉价,偶有雨天泥泞弄脏冲洗是很正常的,不能以如今迪斯尼的高档玩偶标准来看待,我也没有说天天下雨。不要骂了?peach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