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表姐夫,离婚第二天当着父母的面,从七楼一跃而下。

他用这种方式回报父母 42 年的 “养育” 之恩,并警告两老,如果试图用同样的方式骚扰和控制自己的妻女,别怪无情!

我表姐夫生活在知识分子家庭,父母都是那个年代少有的文化人,一个是编辑,一个是公务人员。

他是家里老大,77 年生,还有个弟弟比他小一岁。

他父母都是控制欲极强的人,一直到兄弟俩青春期,每天穿什么衣服和鞋子,都必须由妈妈指定。

家里鞋子、书本怎么摆放、牙膏从哪个位置挤、吃饭时吃多少米饭和哪些菜品,都有规矩,包括写作业每个字都要齐着下划线,都由父母检查才过关,一直到初中都是这样。

只要稍不遵从,就是鸡毛掸子一顿揍。

后来兄弟俩长得比父母还高了,就改成言语辱骂,各种难听的话和狰狞的面孔,让人很难与他们在外的形象联系起来。

妈妈最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:“我辛辛苦苦养你们这么大,你们必须听我的・・・・・・”

因为父母的强权,兄弟俩在压抑的环境中长大,童年一点都不快乐,这也为他们最后的抑郁症和结局埋下了隐患。

高中时,兄弟俩的成绩都足以考到重点高中,他们自己也极力向往到高中去住校。

却仍然被父母勒令在离家最近的普通高中读书,后来表姐夫只读了大专,他弟弟则读了当地的师范院校。

谈朋友时,两人的女朋友都必须第一时间带回家给父母 “过眼把关”,因为二老那时候已经面临退休,每天时间一大把,每天的乐趣就是各种作妖折磨两个儿子。

虽然都是自由恋爱,可是两个儿媳妇儿的外貌、身材、人品、个性都经历过公婆的层层把关和考验。

我表姐,和表姐夫在一个单位,都是当地公务员,婚后在单位附近买房子单过;

弟弟两口子则跟公婆住一起,家中一切大小事务被婆婆打理的井井有条,经济也宽裕,弟媳妇的娘家人一度都觉得她嫁得好。

1、先出事的是弟弟 —— 在女儿的喜宴上,红事变白事。

弟弟女儿 8 岁那年,按照当地风俗要做十周岁生日宴。

弟媳妇婚后一直都是甩手掌柜,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,都是公婆一力承担,包括这次喜宴。

仪式当天,司仪找到弟弟,要求弟弟一家三口在台上给父母磕头,大声宣读 “感谢父母养育之恩”,并给了他一张稿纸,要求抓紧时间背下来。

因为事前没有沟通过,当天他和媳妇单位来了很多同学、同事和领导,一时接受不了,与父母商议可否换一种方式。

父母威胁说:“我们怎么说,你们怎么做就行,要么就是逼我们去死。”

协商无果,加上被压抑了 30 多年,弟弟冲出门前撂下了一句:“你们不用去死,别后悔就行。”

仪式开始后没多久,弟媳妇收到了老公发的一长条短信,刚看完,不明所以地问婆婆有没有看见老公去哪里了,就听见外面喊 “有人跳楼了”。。。

警方带走了所有亲属,封锁现场三个多小时,后来定性为自 * 杀,并根据弟弟的文字记录判定为抑郁症。

很多年后,亲友们谈论起这件事来还像一场噩梦。

弟弟出事后,弟媳妇和女儿搬回了娘家,小女儿说她恨死了爷爷奶奶,逼死了她爸爸。

2、我表姐夫也用同样的方式,在跟表姐办理离婚的第二天早上。

表姐夫因为自己不快乐的童年,所以女儿出生后格外重视给女儿创造宽松自由的生活环境。

在他家,女儿从小就被培养得很有主见,一路优秀到高中。不论女儿做任何决定,表姐夫两口子都无条件支持。

高考时,女儿以优异成绩考入一所 211 金融专业。

19 年下半年,刚把女儿送入大学,表姐夫两口子商量想改善一下住房条件,再买一套住房,把现在这套出租。

二套房首付比例要高很多,就在他们纠结的时候,表姐夫父母找上门,要求他俩去说服弟媳妇放弃女儿的抚养权,过户到表姐夫名下,生活费老两口贴补。

老两口理由有二:

1、弟媳妇貌似要再婚,孩子以后肯定会改姓,那样二儿子的 “根” 就彻底断了;

2、表姐夫把自己女儿培养的这么优秀,抚养侄女一定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这个提议当场遭到了拒绝,表姐夫说:

1、侄女跟着亲生母亲,不论姓什么,都是最好的归宿,对于她的成长也最有利;

2、自己没有立场去说服弟媳妇,因为弟弟的去世,本来就是父母这边理亏;

3、侄女现在正青春期叛逆,没精力也没信心能养护好侄女,更不谈教育了。

于是老两口故技重施,跑到表姐夫单位去闹,边哭边骂,惹得政务大厅群众围观,也引来了上级领导的询问(以前搞过好几次,只要吩咐的事情儿子不同意他们就用这一招)。

领导耐不住两老在单位撒泼耍赖不顾形象,担心被人拍视频传至网络上,只能让表姐夫抓紧解决。

于是表姐夫两口子一合计,决定办理离婚,一来便于买二套房,二来希望用离婚证堵住二老的嘴。

拿到离婚证当天,表姐夫把表姐送上高铁,让她表妹家休息几天,顺便躲避一下二老的围追堵截。

回家后,表姐夫把离婚证甩到二老面前,坦言自己离婚了,孩子归表姐,他一个单身男人不可能抚养侄女,也没有资格去根弟媳妇争夺抚养权。

二老被彻底激怒了,当天闹到半夜 11 点才走。

12 点多,送走二老的表姐夫还给表姐打了视频电话,嘱咐她变天了,让表姐多穿点,并夸赞离婚太高明了,相信父母折腾几天就消停了的。

但第二天一大早,表姐夫就被 “砰砰砰” 的拍门声吵醒,门口站着一脸怒气的父母。

依然是那个话题,父母说不论什么理由,表姐夫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儿子,孝顺必须要做到,还威胁他如果不从,不惜闹到孙女所在的大学里去。

表姐夫这次二话没说,进房间拿了件外套就出门了。二老以为儿子上班去了,就在他家看电视,等儿子回家时继续。

没过多久,听见楼下吵吵嚷嚷,他俩到阳台看了一眼,发现是对面楼栋好像有人坠 * 楼。

抱着看热闹的心情下去的,看见的却是躺在血泊中的儿子,一如几年前的二儿子那般。

表姐直到当天下午才接到电话,而那时距离两人离婚才刚刚 30 个小时!

为什么这两兄弟宁愿结束自己的生命,也不愿意继续活下去?

因为在当时当地,他们实在想不到除了结束,还有什么方式来解决面前的难题。

我们常说 “死都不怕,还怕活着?” 可现实就是,有时候需要解决的矛盾比死更可怕。

表姐夫的父母虽然给两个儿子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。

但因为自己的强权,给儿子内心埋下了心理阴影,有个小黑屋一样的存在,里面藏着 “抑郁” 的种子。

在某一个阶段因为不可调和的矛盾,随时都可能被父母再次激发,发芽~长大~最终不可控。

这样的子女,除了把生命还给父母,来换取妻女的安宁,还能用什么方式反抗呢?

表姐后来整理房间时,发现了表姐夫留下来的信和日记。

信中说他有多年的抑郁,在享受天伦时自行疗愈,在面对父母时生根发芽,几十年就这么拧巴地过着。在办理离婚之前,他想过某一天会用这样的方式对抗父母,为妻女的后半生留下生存的余地,只是没想过那一天会如此近!但凡有其他方式可以解决,但凡他的父母哪怕有一次愿意站在儿子的角度考虑一下,不至于两个儿子最后都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来告别!

有人说这类老人 “吃子”,在他们的强权荫蔽下,子女们都不得安宁,我表姐夫兄弟俩的经历都是如此。一边极力想逃离和对抗,一边承受着 “礼孝” 的桎梏,只能用自己唯一可以支配的身体,来换取所爱之人的 “自由”,因为不想她们像自己这样被控制一生!

写在最后:不过每个人来世上走一遭,生命只有一次,我始终认为不论面临什么样的困境,都应该积极面对,一定不止一种解决方式的,不一定要走极端。我表姐夫和他弟弟的成长,是两个失败的极端案例。

因为父母的强权,导致子女成长过程中承受着太多的痛楚,为后来的心理疾病埋下了隐患。这两件事也经常警醒着我在教育自己孩子时,随时注意方式方法。不能妄想控制,因为孩子虽然是我所生,却并不因我而生。

他是独立的个体,父母有养育的责任,却没有剥夺和控制的权力。只有在充分自由和宽松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灵魂,才是独立的灵魂。

就像文中我表姐的女儿,她因为表姐夫的培养,终将成为这个家庭最有力的 “改革者 *”,待她有朝一日强大到足以对抗爷爷奶奶,这个家里的一切都将改变,一定会向好而重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