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马拓:# 突然被生活触动的瞬间#

有一回我在地铁站里执勤,安检员叫我过去,说在 X 光机中查到一个老阿姨的背包里有可疑物。

我过去一看,发现 “可疑物” 应该是阿姨带的中药,只不过经过路途颠簸,药材都稀碎成粉末状了,乌糟糟的看起来确实很像一堆 “不明物质”。当时天气闷热,阿姨烦躁得几乎爆炸,反复强调说自己年龄大了,带着一身伤病熬到退休,现在到中医院开点儿药回家煮着喝也不行?碍着谁事儿啦?

我跟她解释,说是地铁站有乘车规定,不符合规定的东西不能带进站。而且我也看过医院的药方了,确信是中药无疑,她可以带进去正常乘车。但有可能是这个小插曲引燃了阿姨的情绪,她一直非常激动地跟我控诉,还说要投诉我投诉地铁,为什么自己带包中药,还要像犯人一样接受盘查。不让我带中药回家吃,让我擎等着死吗?

我一直好言相劝,但后来发现她根本不是在沟通,而只是单纯地想通过这种方式发泄自己的郁闷。看得出来她在坐地铁之前情绪就很糟糕了,可能是因为病痛的折磨,也可能是因为不尽如人意的经济或者家庭原因。

她的各种不满日积月累,逐渐堆积到顶点时,倒霉的我发现了那包中药。

就在阿姨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时,站务员又在闸机口抓到了两个逃票的。我又跑到那头查看情况,发现逃票的是两个老年人,其中一个人拎着一个医院那种方方正正的塑料袋。站务员问他们为什么逃票,老头老太太羞愧地说,他们专程从老家过来,带儿子在北医三院住院看病,身上钱实在不多了,就在只买了一张票的情况下两人一起蹭着进。说着还把手中塑料袋中的 ct 影像片子拿给我们看。站务看他们实在是可怜,就帮他补了张票,嘱咐他们出站时一定要投票,千万别再闯闸机了。

两个老人千恩万谢,急匆匆地进站赶路了。

这边处置完,我回头一看,刚刚带中药的阿姨就在我身后站着,应该是目睹了整个过程。

我问她:“您还有什么事?”

她一改刚才的满脸哀怨,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,默默转身走了。

地铁收车后我回到所里,想起这件事,还跟同事念叨:“那大姐肯定又觉得咱们北京地铁还挺人性化的,也就不投诉了。”

同事摇摇头:“她是看到了还有比她更惨的人,还闹个什么劲?”

我说不会吧。

同事就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:几年前他还是一个有些重男轻女观念的人,媳妇生二胎之前,他们已经有一个女儿了,所以他特别希望自己的老二是个男孩。就在生产那天,排在他媳妇之前的一个产妇刚生产完,医生忽然把那产妇的老公叫进了办公室。我同事就看见那产妇的老公走出医生办公室后,俩眼直勾勾地盯着走廊,身子靠着墙壁慢慢瘫了下来。

我问:“这是这么回事?”

他说:“不知道啊,我们猜是小孩儿生出来有问题,但也没人敢问。”

我问:“后来呢?”

他说:“后来我再也不想生男生女的事了,只要孩子健康,男孩儿女孩儿都好。后来就生的闺女,我高兴坏了。”

自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。其实人不必总是纠结于命运对自己有多么不公,我们要知道世界之大,很多苦难是超出我们的认知范围的,但不代表它们没有,只不过我们没有经历过,就无法理解,更无法代入到自己身上。所以我们遭受挫折时,总会认为自己是那个最凄惨的人,无论怎样发泄和抱怨都天经地义。但这个时候一旦亲眼看看他人的血淋淋不幸境遇,我们就会知道相比之下,我们还有着大笔的机会和希望。

更讽刺的是,那些比我们更艰难的人,往往还一脸平和从容向前,我们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原地哭哭啼啼?

突然想起一句歌词:“逆着光行走,任风吹雨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