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上午 10 点,好未来向全国的老师们直播了一场告别会,在线观看的员工人数超过 2 万人。

告别会内容很简单,分别是线下教育负责人杨付光、网校负责人刘庆逊以及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讲话。他们回顾了学而思的历史,感谢那些一直坚持到秋季课结束的老师们,并向大家做了最后的告别。

杨付光说,他认识到做强要比做大重要,他还说:

菩萨畏因,众生畏果。

张邦鑫更是从自己研究生创业开始回忆,从省吃俭用买二手家具到在知音楼里办辅导班。

他说我们在一个伟大的时代,做了一个顺势而为的尝试。

讲到这里,他哽咽到不能自已。

弹幕里,老师们都在刷着加油,彼此祝愿着。一位参加了昨天告别会的老师告诉乃悟,三位老板都哭了。

原计划一小时二十分的告别会,开了快两个小时。

会议的最后,PPT 上打出了张邦鑫的一句寄语,他选了苏轼的那句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说完,他朝着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。

这本来是一场早该举行的会议,之所以拖了这么久,是因为老师们要把秋季课上完,送走最后一批学生,擦干净桌椅,锁好门窗。

长亭外,古道边,这场告别会后,8,9 成的老师一瓢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告别会后,极少数高中阶段培训的老师会留下来,和离开的老师们比,他们是幸运的,虽然收入锐减,但好歹没有离开职场。大家还给自己取了个外号:

守墓人。

按照学而思的表述,老师们不是离开,而会去非盈利部门。朋友告诉乃悟,去非盈利部门的人只占到了很小的比例,大多数人从 8 月份开始就在找工作了。

看得出,张邦鑫是很想帮一把大家的。为了安置老师,学而思联络了外面 600 家企业,为老师们准备了双选会,但 2000 个岗位对于庞大的离职人数来说,杯水车薪。

他们甚至还给大家搞了个培训会,辅导老师们转型去做抖音上的知识博主。

杨付光在告别会上说得好,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会过去。

巅峰时期,好未来有 8 万名老师,就在几个月前,他们账面上躺着几百亿的资金。随便拉一个 T1 区段的分校校长,都有千万资产。短短几个月,他们从被追捧的名师,变成了教育内卷的推手。上个月,俞敏洪将 8 万套崭新的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,然后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动态 —— 教培时代结束。

虽然在地方上要面对扫黑除恶和扫黄打非,但依然有人相信自己能做好本行,在夹缝中生存。他们手中都有家长的微信,联系起来非常方便,一些老师说:

小班制教学,学生不能超过 3 个,否则风险太大。

乃悟看了一下,市场需求仍然强劲。有的老师在带货重新出版的好未来过去编好的教材,销售相当火爆,甚至已经出现了断货。商家们说,得要在月底才能发货。在一个教辅材料銷售排行榜上,好未来甚至拿到了第三名。

不过家长们说,这些教辅材料买回来也用不了:

没有老师教,家长也不懂啊。

想想孩子们是怎么学会的,就不能鸡一下自己么?